大洋网讯 在月子会所住了没多久,孩子患支气管肺炎入院治疗,广州一对佳耦一怒之下在网上给了月子会所差评。不料月子会所起诉到法院,以为是毁谤,索赔50万。记者7月31日从广州互联网法院获悉,该院近日审理了该案。

事件回放

看到差评 月子会所不高兴了

2017年12月,张某(甲方)与某公司(乙方)签订涉案合同,商定由某公司为张某供应为期28日的月子办事,办事内容包括医疗办事、护理办事、隶属办事、餐饮办事及客房办事等。2018年6月14日,张某及其子入住由某公司运营的某月子会所。2018年6月24日至27日,张某之子被送往病院普通儿科就诊,诊断结果为支气管肺炎。2018年7月12日,张某及其子离开该会所。

2018年7月21日,丈夫李某在某点评网站内某月子会所的谈论区发布谈论,称“花几万大洋,原本是想给妈妈和宝宝一个专业的护理和照顾,没想到越来越绝望”。谈论中,李某直指该会所“护士不专业”,用餐也有“偷工减料嫌疑”等。谈论中还附有照片。他对该会所的评估“环境:差;护理:差;月子餐:差”。以后
,有网友谈论,“一直在几个会所徘徊,感谢这位伴侣,给我重新挑选的想法”等。

同年9月13日,张某也在某点评网站举行谈论,称某月子会所“公用场所空间太小,给人感觉很压抑,入住一个月,每天晚上都要用半个小时来应付蚊子”等。“到店体验评估”下方显示,“环境:差;护理:一般;月子餐:一般”。

看到这样的谈论,某月子会所不高兴了。因而起诉至广州互联网法院,要求李某、张某中止侵权、赔礼道歉,并要求二人及某点评网站连带赔偿50万元。发个差评被索赔50万,这钱到底该不该给?

法院审理

消费者有权对办事举行评估

互联网法院审理以为,根据最高院相关司法解释,消费者对生产者、运营者、销售者的产品品质或者办事品质举行批判、谈论,不应该认定为侵害

他人名誉权。但借机毁谤、毁谤,侵害

其名誉的,应该认定为侵害

名誉权。是否形成毁谤,需根据用户谈论内容是否失实予以判断。

法院以为,某公司主张李某、张某无关“公共场所空间太小”“潮湿”“蚊子太多”“办理不规范”“和护士近距离直接接触,我小孩存在被沾染病毒高危危险”等谈论内容形成毁谤,缺乏事实根据

李某、张某作为伉俪,均属于涉案办事消费者,有权在某点评网站的相关区域对某公司供应的办事举行批判、谈论,某公司对消费者对其办事的批判、谈论应予以必要的容忍。

因而法院讯断:驳回某公司的全部诉讼乞求。

法官提醒

网络差评底线是什么?

法官提醒,网络差评应以“不虚构事实、不歹意
毁谤”为底线,运营者亦应许可消费者对其办事自身举行批判,并予以必要的容忍。消费者作为网络用户对于商品品质和办事举行批判、谈论,是消费者的法定权益,惟独消费者借机举行毁谤、毁谤并现实侵害

他人名誉方可认定为侵害

名誉权。

本案中,原告接受了办事,且不存在行业竞争关连,举行歹意
差评的可能性较小。原告在某点评网站给予差评的同时上传了多少办事图片予以佐证,且谈论内容主要系描述原告的主观感受,亦未运用较着的侮辱性用语。

法官提醒,运营者若是以为消费者在网络上歹意
差评,应留意收集无效证据,以证实该差评与事实不符并造成运营者社会评估下降、经济损失等侵害

后果。

(信息时报记者何小敏 通讯员袁玥)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iyaniya.com